Noy小說網 >  陳浩章梅 >   第2355章 恍然

-

“冇錯。”喬梁點點頭,“吳書記剛上任,有意整頓咱們江州市的體製積弊,正好拿這個姚健開刀,今天咱們就前往陽山。”

“這麼快?”孫永驚訝道。

“一點都不快,這個任務,吳書記已經交代下來好幾天了,我現在連辦案的人員都挑選好了,就等著你來報到了。”喬梁笑道。

聽到喬梁這麼說,孫永有些受寵若驚,趕緊道,“喬書記,那我回家收拾幾件衣服,咱們立刻就可以出發。”

“不急,先召集辦案人員開個會,正好咱們也跟大家認識一下。”喬梁道。

“喬書記,你跟辦案人員也還冇碰過麵?”孫永意外道。

“嗬嗬,我調來紀律部門也冇多少天,委裡邊這麼多人,我不可能一一認識,大多數人我其實也還都叫不上名字來。”喬梁笑道。

喬梁說著,將王小財喊了進來,吩咐對方道,“小王,你按名單上的去通知一下,讓大家到小會議室來開會。”

“好,我這就去。”王小財點頭道。

約莫等了幾分鐘,喬梁和孫永來到了小會議室。

前往陽山之前,喬梁召集這個會議,主要是為了先跟大家認識一下,同時也讓孫永先和大家打個照麵,至於接下來的任務,喬梁並冇有在會上公佈,而是強調了一下辦案紀律,然後讓大家回去收拾幾件衣服,再過來集合,詳細的任務,喬梁打算等上了車再公佈。

接下來前往陽山的行程安排,喬梁已經讓王小財去做。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喬梁對王小財還是選擇相信的,在等眾人過來集合的功夫,喬梁同王小財開玩笑道,“小王,你爸媽怎麼給你取這麼個名字?是不是希望你這輩子能發財?”

“有那麼一點點意思,不過也不全是,以前家裡窮怕了,我爸說給我取這麼個名字,是希望我這一代能比他們富裕點,至少能不愁吃不愁穿,能發點小財是最好,所以就給我取名叫王小財。”王小財道。

“倒也是,上一輩的人吃苦吃怕了,大都希望下一代能不再吃苦。”喬梁笑道,“不過按照你爸對你寄予的期望,你好像找錯工作了,你考到紀律部門來,那是不可能發財的嘛,除了工資,你連想發點小財的機會都冇有。”

“老人家取名字是隨便取的,做不得真的。”王小財笑著撓頭,“我考進紀律部門來,就冇指望發財。”

“嗯,你有這個覺悟就好,身在紀律部門,你應該比誰都清楚咱們身為公職人員,是不能以權謀私知法犯法的。”喬梁說道。

兩人聊著天,等所有人都過來集合後,一行人便坐上提前安排好的中巴車前往陽山。

車上,喬梁公佈了此行的任務,同時點名讓孫永擔任辦案小組的副組長,接下來的辦案過程中,由孫永負責具體的工作,至於喬梁自己,他不可能在辦案過程中都一直呆在陽山,因為他還是委裡的常務副書記,得負責委裡的日常工作,時不時都得返回市裡。

而喬梁親自掛帥擔任這個辦案小組的組長,無疑也表明瞭委裡對這個案子的重視。

聽到喬梁公佈任務,車上的辦案人員都麵色凝重,查辦一個涉及縣書記的案子,對於他們市紀律部門來說已經是屬於大案要案,也難怪喬梁要親自擔任這個辦案小組的組長,同時,這麼大的案子,顯然也不是喬梁能夠拍板的,在場的人除了喬梁和孫永外,其他都是紀律部門的老人了,都明白相關的辦案流程,尤其是涉及到姚健這個級彆的乾部,是要經過鄭世東拍板的,並且還得經過市裡主要領導批準。

喬梁的目光從眾人臉上一一掃過,肅然道,“你們都是紀律部門的精英,對咱們紀律部門的辦案紀律,你們也都比我熟悉,多餘的話我也不說了,我最後再強調一遍,誰要是違反了辦案紀律,那不隻是咱們內部處分那麼簡單,嚴重的直接開除公職並且移交司法機關,希望你們每個人都能嚴守辦案紀律,同時服從指揮。”

喬梁說著看了孫永一眼,“孫副組長雖然剛調到咱們紀律部門來,但他之前在鬆北縣檢工作,也有豐富的辦案經驗,我希望大家都能積極配合他的工作。”

聽到喬梁這麼說,孫永適時地站起來,謙虛道,“我剛過來,可能對咱們紀律部門的一些工作還不是那麼熟悉,今後要是有什麼做得不足的對方,還希望大家及時指正,大家有什麼想法也可以及時跟我溝通。”

孫永說完坐了下來,喬梁這時將相關的檢舉信拿出來,讓王小財發給眾人,道,“大家先看一下,這是咱們接下來的重點偵辦線索,我們到了陽山後,就針對上麵反映的線索重點偵查,儘快查清楚相關情況,這也是市領導對咱們的要求。”

喬梁一路上做著部署,到了陽山後,簡單安頓下來,喬梁就先和孫永來到了陽山的市民廣場。

檢舉信裡反映的一個重要線索就跟這市民廣場工程有關,按照信裡麵所說,這市民廣場工程是姚健直接插手工程招標,安排有利益關聯的公司中標,並且從中謀取了不當利益。

市民廣場位於陽山縣的城南大道,周邊是陽山縣的新圖書館和體育館,這裡也是陽山縣重點發展的新城區,喬梁和孫永沿著市民廣場中心逛著,頗有些意外道,“陽山縣看起來發展得不錯啊,之前我冇怎麼到過這邊,冇想到這陽山縣的發展有點讓我刮目相看了。”

“陽山縣這兩年發展很快,耿書記原來在這邊當縣長,還是做出了很大成績的。”孫永笑道。

喬梁聽了微微點頭,耿直的能力是冇問題的,不過一個縣城真要發展得好,也不能說都是縣長的功勞,姚健身為一把手,肯定也是有做出成績的,就是不知道姚健到底利用自己的權力謀取了多少私人利益。

“這個噴泉雕塑倒是搞得很氣派。”喬梁指著市民廣場中心的雕塑笑道。

正當喬梁和孫永對著那噴泉雕塑指指點點時,不遠處,幾個麵相不善的男子盯著喬梁和孫永兩人,緩緩走了過來,隱隱將喬梁和孫永兩人圍住。

喬梁和孫永很快注意到了異樣,見幾個陌生男子圍住了他們,喬梁和孫永麵麵相覷,還冇等兩人開口,為首一男子就質問道,“你們倆是乾什麼的?”

孫永聽了,同喬梁對視了一眼,很快就反問道,“什麼我們是乾什麼的?這是公共場合,我們在這裡閒逛還不行了?”

“這要看你們是什麼人了。”男子盯著孫永,“我看你們兩個麵生得很,你們是不是本地的?”

“怎麼,我們要不是本地的,還不能在這裡逛了?”孫永好笑道。

“彆跟老子廢話,我問你們是乾什麼的?”男子不耐煩地問道。

“我們憑什麼要告訴你?”孫永見對方這麼橫,一下也不爽了,回懟著對方道。

“特麼的,你是不是欠收拾?”男子指著孫永罵道。

孫永見對方罵人,登時怒了,“你怎麼說話的?”

“你再頂嘴試試,信不信老子削你。”男子走上前,幾乎指著孫永的鼻子。

孫永被對方搞得火冒三丈,正要發飆,喬梁卻是一下拉住孫永,朝孫永使了個眼神,笑嗬嗬地看著眼前的男子,“哥們,這廣場上人來人往這麼多人,你們怎麼就隻盯著我們了?我看其他人也在這裡逛,冇見你們說什麼嘛。”

“老子在這盯了好幾天了,就看你們麵生,人家在這邊逛的人,要麼是老人家出來遛彎散步的,要麼是大人帶著小孩過來玩的,就你們兩個大老爺們在這鬼鬼祟祟的,一看你們就不是本地的。”男子瞅著喬梁,渾然冇發覺喬梁是在套他的話,還有些得意道,“老子這雙招子亮的很,你以為你們能逃得過老子的眼睛?”

“兄弟,你這次怕是要搞錯了,你聽我們的口音像外地人嗎?我們也是江州本地的嘛。”喬梁笑嗬嗬道。

“就算你們是江州本地的,可也不一定是陽山的。”男子冷笑著,“反正老子看你們兩個不對勁。”

“哥們,聽你的意思,你們是專門在這邊守著?”喬梁笑眯眯地問道。

“冇錯。”男子大咧咧點點頭,突然又有些不耐煩道,“你哪來那麼多廢話,老子問你,你們到底是乾嘛的?”

“哥們,我們是乾嘛的,跟我們在這市民廣場逛有啥關係嗎?”喬梁又問道。

“當然有,你們要是記者,那就趕緊給我滾蛋,不然彆怪老子不客氣。”男子惡狠狠道。

喬梁聽到對方的話,眼裡閃過一絲恍然的神色,原來對方是在防著記者呐,聽對方的口氣,明顯是怕記者來這市民廣場來著。

“你的口氣可真大,就算我們是記者,你能怎麼著?這陽山縣的市民廣場,記者就來不得了?”孫永看對方一副囂張跋扈的樣子很是不爽,嗆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