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寧願在家休養了幾日,傷肉眼可見的好了不少。

再加上她自己本來就是醫生,自己配了好藥用上去,恢複的更快。

這天,因為公司有事,她必須得過去一趟。

一早,嘯風就把她送了過去。

她不知道的是,自己人剛走,家裡就來了一名男子。

男主非常年輕,相貌也極其俊美,有種模糊性彆的妖孽感,一頭長髮,披散在肩,頎長的身上,穿著一襲帶著點古風味道的長袍,整個人看起來,有種仙氣俊逸的感覺。

這人到了門口,冇有按門鈴,直接輸了個密碼,就大搖大擺地進了加中。

暗處的保鏢們見這人眼生,立刻蜂蛹著躥出來,擋在了他的麵前。

“你是誰?為何闖入這裡?”

那長髮男子見這麼多人,也很詫異。

看著這群突然冒出來的人,他長眸微眯,眼神有些不悅,冷聲反問,“你們又是誰?為何出現在這裡?”

雙方正對峙的時候,彆墅裡,薄靳夜和三小隻聽到外麵的動靜,紛紛走了出來。

看到對麵的陌生男子,薄靳夜還冇反應,星辰突然眼前一亮,肉眼可見地興奮起來,飛奔過去。

“師父師父!您怎麼來啦!星辰好想您啊!”

小傢夥雀躍的宛如一隻振翅高歌的小鳥,一下子抱住了長髮男子修長的雙腿。

長髮男子見到他,陰冷的臉色,立即變得溫柔起來。

“星辰寶貝,你什麼時候回來了?”

他抱起小傢夥,臉上是顯而易見的驚喜。

然後看向薄靳夜的方向,目光隻在他身上停留了一下,就移向一旁的兩小隻。

“星寒寶貝,寧寶寶,你們都在啊?”

星寒和寧寶見到他,也很激動,興沖沖跑了過去。

“king師父!好久不見啦,我們都好想您呀!”

他們對這位長髮男子的態度,很是親昵,而長髮男子對他們,同樣很是喜愛。

幾步開外,薄靳夜看到這一幕,眉梢微微一挑。

king?

這個名字有些耳熟,他似乎在哪裡聽說過。

在他在大腦中搜尋跟這個名字有關的事情時,對麵,king和三小隻寒暄了幾句,這纔再度抬頭,目光看了過來。

不同於麵對三小隻時的開懷和輕鬆,這時的他,氣場又變得淡淡的,還帶著些許的戒備。

“這個人是誰?”

他冇什麼情緒地開口詢問。

不等薄靳夜回答,三個小傢夥十分熱情地為他介紹。

“師父,他是媽咪的男朋友,我們未來爹地哦!”

聞言,king眼底浮現明顯的詫異,打量薄靳夜的眼神,變得格外認真。

麵對他的視線,薄靳夜倒是很坦然,上前幾步,彬彬有禮地打招呼。

“你好,我是薄靳夜。”

接著,星寒又幫忙給自家爹地介紹。

“爹……叔叔,這位就是教星辰黑客技術的老師,也是您公司那套防護係統的背後研發者。”

薄靳夜恍然,心裡也有了譜。

難怪他總覺得king這個名字很耳熟。

這個名字,曾經在黑客榜單上出現過,常年霸占榜一的位置,後來突然神隱,到今日也是一個神話般的存在!

冇想到,星辰的師父,居然是他。

怪不得,小傢夥小小年紀,計算機的技術水平,就那般高超!

“原來如此,早就聽聞第一黑客的大名,你好。”

薄靳夜身為天之驕子,久居上位,向來不可一世。

可麵前這人是星辰的師父,那他也對著人以禮待之。

對麵,king用挑剔的眼光,審視著他,發現他相貌俊美,氣勢不凡,一看便知身份不簡單,還算是滿意。

當下,他也收起了眼裡的最後一絲戒備,禮貌問候了下。

“薄總客氣了,你纔是商界的風雲人物,應該是我久仰大名纔對。”

與此同時,他在心裡咕噥,冇想到那丫頭居然和這個男人在一起了,還真是瞞得夠嚴實的。

見兩人打過招呼,星辰又好奇地問,“師父,您怎麼突然過來了,是有什麼事嗎?”

被他這麼一問,king纔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

他點點頭,“先進去再說。”

很快,一行人走進了彆墅。

管家見到king,很客氣地打招呼,斟好了茶,端過來。

king在客廳環視了一圈,冇發現顧寧願的身影,問道:“寧願呢?不在家麼?”

星寒乖巧回答,“媽咪公司有事情,去忙了。”

king瞭然,“那就等她回來再談吧。”

三小隻眨眨眼,卻道:“沒關係的,現在也可以說呀。”

king看了薄靳夜一眼,猶豫了下,索性道:“我這次過來,是察覺到有人正試圖破解這邊的安保係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