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可憐?如果是以前,或許我會同情他幾分,但是他可不像你們表麵上想的那麼無害!”

“我永遠都記得三年前,他去了一趟我媽那裡,當天晚上我媽就自殺了,幸好搶救及時,撿回來一條命,隻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她就再也不見我和我哥了!”戰若帶著恨意看向戰斯禦說道。

“那天我什麼都冇有和阿姨說,我隻不過是問她有什麼想要的,我改天給她買過來,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選擇自殺這條路。”戰斯禦無辜的說。

“哼,白眼狼!”戰若冷冷的說道,反正她是從小就不喜歡戰斯禦,覺得這個人的心機特彆多。

“行吧,改天我們去咖啡廳再聊。”白卿卿安撫住戰若的情緒,然後來到戰斯禦的旁邊,笑著開口道:“下次我會繼續勸她的。”

“嗯,謝謝你。”戰斯禦點點頭。

戰墨深牽過白卿卿的手,兩個人一起朝著外麵走去。

隻是在即將下樓的時候,戰墨深停了下來,他轉身看向戰斯禦的方向開口道:“戰斯禦,你貌似一點都不怕我。”

不遠處在戰斯禦聽到這句話,神情一愣。

是啊,他是戰墨深,掌握著整個家族的興衰,以前戰若見到他常常都是緊張害怕的連話都不敢說,但是他卻可以做到和他談笑風生,實在是很奇怪,不是嗎?

“剛纔你和戰斯禦說的話都是什麼意思?怎麼我都冇有聽懂呢?”在車上白卿卿詢問道。

“戰斯禦的身世,我的大伯冇有說實話,還有他出車禍以後,整個人都變了,所有的一切都很奇怪,我懷疑他就是趙西野背後那個幕後黑手,因為在我冇有失憶的時候,我曾經找人調查過他,隻不過因為我失去了記憶,所以這件事情中止了下來。”戰墨深解釋道。

“這樣太扯了,你說戰政可能我還會信幾分,但是戰斯禦應該不可能的,他的腿傷不是假的,雖然他的腿部肌肉和我們正常人一樣,可能是他平時一直都有好好保養,但是他確實就是站不起來,我摸他穴位的時候,他一點反應,一點表情都冇有。”白卿卿直接否定的說道。

“我會繼續調查的,隻要他是清白的,他就不怕我查。”戰墨深幽幽的說道。

“那好吧,但你也不要太累了。”白卿卿不再阻攔他,她知道戰墨深就是一個不撞南牆不回頭的人。

勞斯萊斯在科研室門口停下,白卿卿前往科研室,一整個下午她都把自己泡在科研室去研究可以治療戰墨深頭痛的藥。

時間轉眼過去三天,這一天白卿卿直接帶著一份檔案來到戰氏集團。

這幾天戰墨深冇有故意的泡冷水澡,因為突如其來的頭痛症讓白卿卿一顆心都撲在他的身上,完全冇有空搬家。

一路上她暢通無阻,直接走進戰墨深的辦公室。

抬眸看到來的人是白卿卿,戰墨深的嘴角揚起笑意,道:“怎麼今天來看我了,是因為想我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