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卿卿伸伸手,道:“是我。”

“白小姐,這是戰先生送給您的花。”花店的工作人員笑著說道。

“昂,謝謝。”白卿卿接過那一束鮮花,嘴角隱隱有一點點的笑意,任何一個女生接到花都不可能不開心的吧。

“不客氣,戰先生還說有一個禮物,請您去電梯那邊拿。”花店的工作人員提示道。

白卿卿挑挑眉,不知道還有什麼禮物,她從自己的位置上起身,朝著電梯那邊走去。

跟著花店的工作人員她來到了總裁專用的辦公室麵前。

“白小姐,請您打開吧。”工作人員說完,退到旁邊。

白卿卿試探著按下下降的符號,電梯的門緩緩打開,一陣花香味瞬間傳來。

隻見戰墨深的手裡還捧著一束香檳玫瑰,站在電梯裡,在他的周圍點綴著一片玫瑰花。

就在白卿卿微愣的時候,戰墨深一把伸手,將她拉進花海裡麵,開口道:“這個禮物喜歡嗎?”

白卿卿的手放在他的胸膛間,臉頰紅彤彤的開口道:“鮮花嗎?蠻喜歡的。”

“不是的,我是說我這個禮物你喜歡嗎?”戰墨深低低的醇厚的嗓音在白卿卿的身邊響起。

隻是一瞬間,白卿卿感覺自己整個人都是麻的。

“哪有人會把自己當做禮物的。”白卿卿小聲的說道。

“為什麼不可以,我這個禮物,你不想要也必須要!”戰墨深要求道。

“霸道!”白卿卿趁著拿花的那一瞬間,打開電梯門跑出去。

“白卿卿,靈欣已經和媒體解釋清楚了,我現在是自由的,我有追求你的權利,我不管我們從前是因為什麼分開的,我一定會再次把你追回來!”戰墨深堅定的說道。

白卿卿抱著一束花回到了座位上,儘管耳邊冇有戰墨深的聲音了,可她還是覺得心跳的很快。

“今天不加班,晚上一起回家。”戰墨深從電梯出來,靠近白卿卿,在她的身邊說道。

那個聲音,幾乎整個辦公室的人都能聽見。

和白卿卿說完以後,戰墨深來到鄒雯的身邊。

“戰爺,早上好。”鄒雯畢恭畢敬的說道。

“嗯,讓你去做的事情,怎麼樣了?怎麼還不到?”戰墨深小聲的問道,都過去不少時間了,怎麼裴默還是不來京都?

“是這樣的,國外的一切項目一直都是裴總在管,現在臨時的把他叫過來,需要負責交接,所以時間有點慢。”鄒雯簡單的解釋道。

“行吧,讓他儘量加快速度。”戰墨深話落,走進自己的辦公室。

下午,下班前五分鐘,戰墨深就在白卿卿的工作崗位旁邊等著她。

“走,去趟晚春,給你挑選明天去盛笠訂婚宴的禮服,然後一起回家吃飯。”戰墨深看了眼手錶說道,他早已把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噹噹。

在去往晚春的路上,白卿卿突然的開口道:“趙西野現在已經伏法了,我想我是暫時安全的,所以應該不用再住在九號公館了吧?”

“啊?”戰墨深的視線有一瞬間的慌亂。

“怎麼了?我有說錯嗎?”白卿卿反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