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拖著趙西野上車以後,上官靈欣發動汽車朝著市區駛去。

她不敢去承錦苑,好在這些年她也並非冇有半點積蓄,早在半年前她就在京都的一處單身公寓裡麵買了一點小房子。

汽車來到公寓的門衛那邊,隻見保安站在門前,顯然是不準備放上官靈欣進去。

“讓來!”上官靈欣打開車窗,衝著保安喊道。

保安來到上官靈欣的車窗邊,開口道:“靈欣小姐,真是不好意思啊,最近我們京都出了一個社會敗類,就是win的總裁——趙西野,這個趙西野啊,真是冷血無情,逃亡的時候還弄死一個警員,現在搞得整個京都人心惶惶的,這不上級安排下來命令,說是必須要嚴防死守,來往的車輛必須一一檢查。”

“瞎了你的狗眼了,你也知道我是上官靈欣,我是墨深的未婚妻,墨深和趙西野一貫都是不對付的,我難不成還會為了一個不相乾的人,和我的未婚夫作對嗎?”上官靈欣非常不滿的說道。

“這,這我們也是上麵的任務,您能不能彆讓我們難做啊。”保安糾結的說道。

見他一直攔著不肯走,上官靈欣大大方方的將後排座的車窗拉下,開口道:“看清楚了嗎?裡麵一個人都冇有,現在可以讓我進去了嗎?”

“可以可以,您進去吧,謝謝配合。”保安見後麵確實冇有什麼人,連忙讓車。

白色的奔馳車駛入地下車庫,在一個非常隱蔽的角落,上官靈欣確定這邊是攝影死角,這纔打開車後備箱。

車後備箱內,趙西野的臉色透著不正常的白,好在現在意識已經清醒過來。

上官靈欣看向他道:“你現在的身份是通緝犯,我們不能乘坐電梯,不然會被保安看到的,我們隻能走樓梯,我家在三樓,你能吃得消嗎?”

趙西野點點頭,區區三層樓,未免有點小瞧他了吧。

忍著疼痛,難受,短短三層樓的距離,趙西野花了十分鐘走上去。

“可以,現在安全了。”上官靈欣如釋重負的說道。

“謝謝。”趙西野虛弱的說道,想不到最後願意幫他的人,居然是她。

“行了,不要說廢話了,現在你先去洗澡,把你那一身的臭水都給我洗掉,然後我給你處理傷口。”上官靈欣催促道,她也不知道她是怎麼了,居然帶了一個那麼大的麻煩回來,她隻是私心不希望這個唯一關心她的人就這樣死去。

在趙西野去洗澡的時候,上官靈欣先去冰箱裡,找到了一包方便麪開始煮起來,這個地方她不太來,所以並冇有什麼新鮮的食材。

趙西野洗乾淨後走出來,聞到一股方便麪的味道,隻覺得整個人更餓了。

“快來吃吧。”上官靈欣開口道,她難得的冇有穿白大褂,而是穿著一件粉色的圍裙,看起來居家不少,也溫柔不少。

趙西野看到彆人在網上說,感覺上官靈欣這個人的功利心太強,他當時立刻就反駁了,上官靈欣纔不是功利心強,她隻是太想被人注意到,她隻是冇有安全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