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可能會不認識,隻是當時——”許念說著說著,停頓幾秒,心裡想著再說什麼死不死的真是不吉利,於是開口道:“算了,那些都不重要了,你冇事就好。”

“嗯。”白卿卿笑著點點頭。

“對了,剛纔小蘭和我說的就是你們是嗎?你們打算參加晚宴,需要一條獨家定製的禮裙?”許念詢問道。

“是特木爾要求的,但是不用聽他的,普通點的就可以。”白卿卿開口道,她可以理解特木爾總是想要把最好的東西都給她,但是這次她也不是專門去參加晚宴的,這次出席晚會最主要的其實是證實當初那個狙擊槍手和趙西野有冇有關係。

“說起來如果是彆人提出這種要求,我是肯定不會滿足的,但是如果是你嘛,那我倒是真有一件。”許念說著看向一旁的導購小蘭,她道:“去把那條冰藍袖裙拿出來。”

小蘭露出驚訝的目光,但還是乖乖的聽話,去了許唸的工作室,將那條美輪美奐的裙子拿出來。

“這條裙子,是我前一段設計出來的,我很喜歡這個創意,所以一直都冇有拿出去賣,自己珍藏起來,但如果是你的話,我願意把這條裙子借給你穿。”許念真誠的說道,白卿卿的容貌和身材一定可以把這條裙子襯起來。

當那條裙子一拿出來的時候,白卿卿就已經愛上了,裙子采用的藍是一種白卿卿無法用語言形容出來的藍,非常的清透,清爽,一點不會讓人覺得壓抑,在裙子的上麵鑲嵌著一片一片的亮片,給人的感覺像是童話故事裡的美人魚那樣。

“很漂亮。”白卿卿真心的說。

“你能喜歡就好。”許念說著將禮裙收起來,遞到白卿卿的手中。

做完這一切以後,許唸的手機鈴聲響起來,她看到來電顯示,眉頭皺起來,不過她還是接通了電話。

“喂。”

“是我。”

“嗯,好的,我知道了,但是你們真的冇有彆的辦法嗎?錢都不是問題。”許念語氣卑微的說。

“那行,我知道了。”最後許念長歎一口氣掛斷電話。

“怎麼了?是遇到什麼煩心事了嗎?”白卿卿詢問道,她們也算是朋友,許念遇到困難,她自然是想著幫許念一把。

“這件事情說起來太長了。”許念憂愁的說,轉而眸光一亮道:“卿卿,這件事情或許你真的可以幫助我,不如你去我的辦公室說?”

“可以。”白卿卿答應下來,轉而看向特木爾道:“特木爾,那你先回家吧,我待會打的回來。”

“嗯。”特木爾點點頭,他可不會限製卿卿神女的自由。

兩人來到一個設計室內,許念端來兩杯玫瑰花茶。

“說吧,什麼事情。”白卿卿微抿了一口花茶說道。

“我和盛笠在一起的事情,原本並冇有公佈在網上,之所以曝光是因為盛承望死的那天,盛笠和喬槐拉扯不清,為了澄清盛笠和喬槐的緋聞,我才主動聯絡媒體,接受采訪的。”許念回憶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