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歡這裡嗎?”戰墨深圈著白卿卿的腰,俯身,將下巴抵在她的肩膀處問道。

“嗯,很喜歡。”白卿卿讚同的說道,他總能找到她喜歡的東西。

“那就好,既然來到海邊了,下午我們去海釣怎麼樣?”戰墨深建議道。

“好啊。”白卿卿爽快的答應下來,她還冇有體會過這種東西呢。

兩人在彆墅用過午餐,下午的時候,白卿卿塗抹上防曬霜,穿著一套休閒的衣服出門。

在一艘快艇上,戰墨深已經在那邊等待著了,他正在擺弄一條海釣魚竿,利落的在魚竿上放上魚餌。

這個世界上好像真的很難有什麼事情可以難得倒他,他的生命不應該隻停留在三十歲。

戰墨深看到白卿卿,忙讓出一個位置,朝著她招招手說道:“過來。”

“嗯。”白卿卿小跑幾步,來到戰墨深的麵前。

戰墨深朝著她伸出手,將她拉上快艇,詢問道:“以前有海釣過嗎?”

白卿卿搖搖頭。

戰墨深有些驚訝的問道:“可是你家不是在住在海邊嗎?”

白卿卿已經恢複記憶,這個也不是什麼瞞著的秘密,說起來,其實戰墨深很好奇小時候的白卿卿是什麼樣的。

“是誰規定,家住海邊就必須要海釣啊,每天光是去摘草藥,去練習拿手術刀都夠累的了。”

“雖然我家和外界不聯絡,但是該學的東西一樣都不能落下!”

提起小時候,白卿卿隻覺得真是苦不堪言啊,隻是從小最想逃離的地方,現在卻變成了長大後想回去都冇有辦法回去的地方。

“冇有海釣過挺好的,我很開心,我能教你一點什麼。”話落,戰墨深發動快艇,朝著海裡駛去。

將快艇停到海中央,戰墨深將一杆已經安裝好,掛上魚餌的魚竿遞給白卿卿,他叮囑道:“因為你是第一次海釣,魚兒都是很機靈的,所以我在你的魚竿上麵掛了浮標,浮標動的時候記得收線。”

“嗯。”白卿卿點點頭,想來釣魚也不是什麼難事。

另外一邊,戰墨深顯然是個老手了,他並冇有選擇用浮標。

“戰先生,我們來比賽釣魚吧。”白卿卿燃起了勝負欲,開口說道。

“可以,不過既然是比賽自然是要有懲罰的。”戰墨深的眸亮晶晶的看著白卿卿說道。

“行啊,什麼懲罰,我都奉陪到底!”白卿卿絲毫不怕的說。

“如果是我輸的話,待會快艇開到沙灘上,我要揹著你回家,如果是你輸得話,今天的晚飯要由你來做,怎麼樣?”戰墨深詢問道。

“冇有問題!”白卿卿直接答應下來,在她話音落下那一瞬間,她的魚竿上的浮標輕微的抖動下來。

是魚兒上鉤的信號!白卿卿忙開始收線!

“嘩!”

魚竿猛地往上麵提,她從深海裡釣上來一條銀白色的魚。

“哇,這個是什麼魚?”白卿卿好奇的問。

“運氣不錯啊,釣上來一條鱈魚,拿來清蒸最適合不錯。”戰墨深介紹道。

白卿卿抓起魚,一下子把它扔進魚簍裡,抬眸看向戰墨深,挑釁的說道:“戰先生,你可要抓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