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兩個巴掌是怎麼回事?是戰斯禦打的是不是?”白卿卿忙詢問道。

林奕葉淡淡開口道:“一個是戰斯禦打的,另外一個是我打的。”

“啊?”白卿卿有點不敢置信,怎麼回事?她是讓林師太帶著若若出來,並冇有說讓林師太打若若啊。

“她不肯和我走,非要和戰斯禦爭論,所以我打了她一個巴掌。”林奕葉解釋道。

“不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一開始不知道媽媽你要帶我到九號公館,如果我知道我肯定乖乖跟你走。”戰若忙開口解釋道。

“如果我在慕蔚苑就和戰斯禦說要帶你去九號公館,你覺得戰斯禦還會同意我帶你出去嗎?”林奕葉反問道。

戰若眨眨眼,然後搖搖頭,戰斯禦那麼謹慎的性格,肯定是不會同意這個節骨眼讓她和白卿卿見麵的。

“那卿卿,你這回把我接出來是不是有辦法可以解決眼前的困難了?”戰若忙追問道。

白卿卿點點頭道:“是想到一個辦法,但是不一定能成功,不過我想不管能不能成功總歸是要試一試的,對不對?”

戰若點點頭,問道:“是什麼辦法?”

“這個辦法,需要你的配合,我要你以戰氏集團目前最大的股東出席明天的會議,把戰斯禦從目前戰氏集團總裁的位置上踢下來!”白卿卿緩緩開口道。

“啊?我?我成為戰氏集團的總裁?這,這太荒謬了!我什麼都不會啊!”戰若有點擔心的說,她還以為白卿卿是有機會救出戰墨深呢。

白卿卿的手握住戰若的肩膀,開口道:“戰若現在的情況,你已經無路可退了,我們必須守護住戰氏集團,你不用害怕,在你成為戰氏集團總裁這段期間,我們都會幫你的。而你也是我目前唯一想到的,名正言順的戰家人。”

“那我的股份夠嗎?我記得戰斯禦是百分之十五,我應該冇有那麼多吧?”戰若詢問道。

“本來確實冇有,但是經過我和裴默兩天的努力已經有了,戰先生原本就給你百分之五,加上你哥的百分之八,還有我找到了兩位董事,他們願意暫時將股份給你,所以你是百分之十六,比百分之十五要多一點。”白卿卿條理清晰的說道。

戰若聽完白卿卿的這個計劃,忍不住的鼓掌,她開口道:“白卿卿,你真的,真的太強了!”

“行了,把你想要誇獎我的話先收起來,等到明天一切成功以後我們再說,現在我們要做的是明天在董事會上應該怎麼做到以理服人!”

“嗯!”

白卿卿,戰若,裴默三人來到書房,開始商談明天的計劃。

從下午商談到半夜才結束。

第二天清晨,陽光照進來。

白卿卿,戰若穿著得體的職業裝下樓。

“若若,今天的我就是你的白特助。”白卿卿溫柔的笑著說道,她相信她們一起齊心協力,一定可以度過這個難關的。

“嗯,但是卿卿,我還是好緊張啊。”戰若抓著白卿卿的手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