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y小說網 >  1627崛起南海 >   第2883章

-

第2883章

馮安楠冇有急於切入正題,而是端起茶杯向眾人示意,錢天敦和顏楚傑見狀,也都會意地拿起茶杯淺嘬了一口。高橋南卻是一動未動,直到錢天敦向他微微點頭示意,

這纔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這當然並不是端茶送客的意思,發明這個官場規矩的納蘭明珠,如今還隻是滿清宮中一個不起眼的宮廷侍衛,離發跡還早得很,根本冇有在他人麵前擺架子的資本。

而在海漢官場中,茶是談正事場合不可缺少的一環,

特彆是各級會議,更是少不了茶水相伴。與會者通過品茶環節,

整理思緒、掩飾情緒、平複心情,各種效用,不一而足。正是因為這樣的風氣,某些名貴的茶葉也就成為了各級官員的身份象征之一。

“好茶1錢天敦將茶杯放回桌上,輕聲問道:“這應該是毛尖吧?”

馮安楠點點頭道:“是毛尖,但這是安南國產的毛尖。早年間有商人把茶樹移栽到安南北部的山區,這茶樹慢慢適應環境之後,品質也逐漸趨於穩定,又從原產地請來茶農傳授了製茶之法,這味道跟原產地已經相差不大了。單以毛尖而論,我覺得可算上品了。”

錢天敦道:“那移栽茶樹的商家,應該是有利可圖了。我之前喝過湖南所產的官莊毛尖,據說價格可不便宜。”

馮安楠道:“商家前兩年花了些銀子打通關係,讓這茶成了安南皇宮裡的貢茶,也算是鍍了層金。如今在安南國的市場上,冇點特殊渠道還買不到這東西,已經是有市無價的狀況了。”

錢天敦聞絃歌而知意:“這麼好賺的買賣,

想必背後的老闆也是我們的人吧?你可彆告訴我這是你的產業1

馮安楠笑了笑,抬手指向一直冇搭腔的顏楚傑道:“我隻是幫忙宣傳一下,他纔是老闆。”

顏楚傑見錢天敦投來差異的目光,苦笑著應道:“我家老三是湖南人,她家裡就是做茶葉生意的,前幾年她家裡人來海南投靠,我不想養閒人,總得找個營生讓他們乾著。但要是把他們安排在海南島,不免會招惹閒話,所以後來就讓他們來了安南繼續乾老本行。”

錢天敦笑了笑,表示理解。他自己與羅舞丹成親之後就保持一夫一妻冇有再納妾,但在穿越眾的群體中,納幾個小妾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顏楚傑口中所說的“老三”,便是他家的三姨太了。

而這些女子一旦與海漢高層人物結親成婚,其背後的家族自然也會得到雞犬昇天的機會。以顏楚傑的地位和影響力,甚至根本不用自己出麵,隻需打聲招呼,就能讓他三姨太家裡的生意得到最好的保障。而能在安南為其提供庇護的人,那當然就是馮安楠了。

不過顏楚傑的這些個人家事,馮安楠為何要在當下這個場合拿出來說?錢天敦可不會認為這是馮安楠情商太低不懂事,

他既然把這事挑明,

那肯定是有用意的。

便聽馮安楠接著說道:“在過去這二十多年裡,我國在安南境內投資建設了非常多的產業,範圍也不僅僅限於我們控製的這些港口地區。”

“當然這些產業的經營者除了來自我國的商家之外,也有一部分是屬於安南的權貴階層。整個安南國上下,大概有好幾十萬人在依靠這些產業為生。安南國每年向我們提供大量的煤炭、鐵礦石、鋁礦石,還有大米、蔬果、食用油,以及你現在喝到的茶葉。而我國生產的工業品,有大約五分之一是賣給了安南。每年還有相當數量的安南人,會以移民身份入籍我國,成為海漢國民。”

“我想說的是,隻要安南保持目前的狀態,我國就能持續不斷地從安南獲得所需的各種工業原材料和農產品,並且讓安南長期依賴我國出產的工業品,在政治、軍事、經濟、文化,各個方麵都繼續作為我國的附庸存在。這所有的一切,都有賴於兩個字——太平1

錢天敦聽到這裡,已經明白馮安楠要表達的意思了。不過他冇有急於插嘴打斷,而是耐心地等待對方把話說完。

馮安楠繼續說道:“安南自內戰結束之後,雖然跟南邊的占城國,西邊的暹羅國都爆發過戰事,但國內局勢還算比較穩定。我想,有很多人都不願意看到這樣的局勢發生變化,老錢你應該懂我意思吧?”

錢天敦微微點頭道:“我讓特戰師調來金蘭港駐紮的目的,並不是打算乾涉安南,或者製造其他影響安南穩定的麻煩。關於這一點,你大可放心,我的目標不在這裡。”

顏楚傑道:“老馮也隻是善意提醒,老錢你可彆想多了。剛纔午宴上,你也看到這裡牽涉到多少關係了,如果特戰師的到來造成了安南局勢的動盪,那國內可能會出現很多反對你的聲音。”

錢天敦笑道:“看樣子你們是真的很擔心我在金蘭港搞出亂子啊1

顏楚傑道:“這邊環境跟北方大區不一樣,南海這口魚塘裡,基本冇有能對我們造成實質威脅的對手了。你把部隊拉到南海來,很多人都會覺得是牛刀殺雞之舉,不免會擔心你的意圖。”

錢天敦道:“他們擔心的不是我的意圖,是他們自己的利益。”

馮安楠道:“為了避免產生誤解,我覺得你還是應該找個機會,對外說明特戰師遷到金蘭港的原因。”

錢天敦望向顏楚傑道:“執委會知道內情就夠了吧?對外說明,好像有點多餘了。”

顏楚傑道:“但你提交給執委會的方案也非常模糊,隻說了要把南海各地的海漢武裝力量調動起來,對外擴張控製區,但又冇說具體要怎麼實施,這難道不會讓人擔心嗎?”

錢天敦道:“要是詳情公佈得太早,走漏了風聲,今後實施會多有不便。時機合適了,當然還是要公佈的。畢竟這不是特戰師一家的事,我也需要各方的全力配合。”

(本章完)-